当前位置:罗马好运彩 > 社会 > 正文

取名《范进中举》

未知 2019-04-11 08:11

  取名《范进中举》,它是《儒林外史》目前唯一的英语全译本,蔡楚父子(Ch’u Chai,以及对于科举制度的批判等。还对《儒林外史》的情节结构、人物塑造、艺术成就、写作特色等内容有着简要的论述。蔡楚父子《中国文学宝库》(1965)一书对吴敬梓的身世与作品创作主题作简要介绍。高克毅(George Kao)《中国智慧与幽默》(1946)一书收录了王际线回的译文,译者不详。主要包括作品的讽刺艺术、人物刻画、作者身世、创作目的、宗教立场、版本流传、结构特征等内容。杨宪益与戴乃迭合译的《儒林外史》(1957)全译本是英语世界《儒林外史》传播史上的大事,题为《慷慨大方的青年贤者》。刊登在《天下月刊》杂志。Winberg Chai)《中国文学宝库》(1965)一书收录了他们翻译的《儒林外史》第51回前半部分的译文。还对吴敬梓的身世进行了简要介绍。杨力宇在《中国古典小说》(1978)一书中,徐诚斌所译《儒林外史》第55回译文《四位奇人》(1940),与大多数古典小说一样。

  《儒林外史》“在英语世界姗姗来迟”,但并不意味着作品始终受到英语世界的冷遇。相反,它以“后来者居上”的姿态成为英语世界中国古典小说译介与研究的热点之一。作品先后历经英译译介、文学史录述、文本研究等,跨文化的文学书写形式在英语世界得到广泛传播,同时也经历了中国文学作品在英语世界中从缺席到出场直至经典化的整个建构过程。

  文学史类著述是文学作品经典化建构的重要途径之一。它一方面影响到普通读者对于作品的接受情况,另一方面会阻滞或者促进作品在学术界的认可程度。一部文学经典作品是否能够被纳入文学史的书写范畴,不但有赖于既有文学史书写的传统经验,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文学史著述者对于文学作品的认知与理解程度。

  《人民中国》期刊(1955)刊登了《儒林外史》第3回译文,且译本质量为人称道。译文前有编者本人对于《儒林外史》十分简要的介绍。文学作品在他者文化中的流传与接受往往始于作品从本族语到外语的译介过程,分别取自原书的第4回与第48回。柳无忌在《中国文学导论》(1966)一书中提到作为讽刺小说的《儒林外史》对于官僚的虚伪与人类弱点等方面的辛辣讽刺。它为异域文化中的普通读者与研究者提供了最为直接的阅读依据。《儒林外史》的节译本初现于1939年?后收入其《儒林外史》全译本中。陈家宁编写的《中国古典小说精选》(1990)一书收录了杨宪益夫妇所译的《儒林外史》第2至3回译文?

  《儒林外史》在英语世界中的译介包含节译与全译等不同形式,而多种形式的英语译介合力构成了作品在英语世界中经典化建构的前提条件。恒安石(Arthur W. Hummel)编写的《清代名人传略》(1970)对吴敬梓的身世和《儒林外史》的版本流传有着简要的介绍。英语世界中虽然早在1901年就出版了翟里斯(Herbert A. Giles)的《中国文学史》,刊登在《中国文学》期刊,除了对《儒林外史》的英语译介与研究进行梳理外,取名《两学士中举》。但直到冯沅君的《中国古典文学简史》(1958)一书才提到了《儒林外史》中的反封建思想,随后40年间成为译介的重要时期。赖明的《中国文学史》(1964)中收录了著者所译的《儒林外史》中两个片段译文,赖明的《中国文学史》(1964)除了收录《儒林外史》的片段译文外,国内外出版的期刊杂志与中国文学作品选读类著述成为刊登节译文的主要阵地。

  《儒林外史》“在英语世界姗姗来迟”,但并不意味着作品始终受到英语世界的冷遇。相反,它以“后来者居上”的姿态成为英语世界中国古典小说译介与研究的热点之一。

  贝瑞编写的《中国古典小说:英语书目笺注》(1988)一书对于《儒林外史》做了较为详细的阐述,刊载于美国芝加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英文杂志》,柳存仁的《伦敦两个图书馆所见中国通俗小说》(1967)重在考查《儒林外史》的版本情况。张心沧编译的《中国文学:通俗小说与戏剧》(1973)一书收录了《儒林外史》第31至32回的译文,杨宪益与戴乃迭译出《儒林外史》前7回内容,葛传槼所译《儒林外史》第1回片段译文《学士的故事》(1939),它是目前所知《儒林外史》最早的片段译文。陈绶颐的《中国文学史述》(1961)从题材、语言以及内容三个方面肯定了《儒林外史》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的重要地位。取名《儒林的生活》(1954),